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十章 顺利
(爱书吧):https://m.2shu8.net/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有些事情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冯老板的人还是被抓了,而且被抓之前也没有人能够及时的把他打死。死人能够保守秘密,所以一旦被抓,则是尽可能的要打死,不仅是因为保守秘密,而且还是怕这个人熬不过刑罚。
  “白眼狼被抓了,被压在日本人的第37号监狱里,我们很难下手。”
  “你们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把他打死?一旦他们问出我们的藏身地点,对于整个城内的军统都是灭顶之灾。”
  冯老板此时有些歇斯底里,不过看着桌子上的现大洋还是好受了很多。拥有了足够的经费,自己又能够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像这样的买卖,下一次可不好说了。
  “根据咱们伪军中的线人,日本人把守的很严,我们没有机会。”
  “现在所有人立刻回到各自家里,没有特殊的事情,任何人不得来到这里。”
  冯老板现在只能期望白眼儿狼能够死在监狱里,并且什么话都不说,如果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冯老板不介意去亲自动一次手。虽然日本人的监狱不好进去,但是也不是不能进去,至少他有三种办法潜入进去,但是很难把人给带出来,但是杀个人还是可以的。
  “大伙把钱分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不会发钱了。”
  少了几个人,那就能多分几个人的钱,不过这对于冯老板是无伤大雅的,死几个人对于自己来说根本不算事情,他们毕竟是为党国捐躯了,这是正义的。即使他们没有死,冯老板也不打算去营救他们,因为这样会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对于现在的冯老板根本就不去想这些事情,抽个空把人杀了自然就什么都解决了。
  “哎呵呵,多谢冯老板了,这一下子咱们每个人能分到两百多块大洋了。”
  冯老板那边暂且不提,叶天这边现在工作还是遇到了困难,子弹已经挑出来可以复装的了,用工具把孔修正一下,然后用铜元融化重新敲打精修然后小心的压紧作为子弹头。子弹头所需要的工序还是蛮多的,部分弹头叶天改造了一下,让空气阻力变得更小一些。
  “哎哟,今天难得看你发愁啊,怎么了?”
  石磊这边提了一只鸭子和一个食盒就进来了,食盒里面是一盘子牛肉,两个素菜,再加上几个白面馒头。
  “这不是做好了嘛,我这边正愁没地方试试呢。”
  叶天拿出一颗子弹,递给了石磊。石磊看着眼前的子弹,一头的雾水。这子弹相当新,外面的铜色都是新的,不过看叶天样子这是旧子弹复装的?
  “子弹可不是装上炸药就行的,这样会很容易把枪搞坏的。”
  石磊有些怪异的说到,尽管火药和炸药的实现方式都是一样的,但是中间的爆发过程是不一样的。在边上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放在木头碗里,叶天用牛皮纸盖着。
  “哎,这什么啊?”
  说着,石磊要掀开牛皮纸。
  “别动,这玩意比炸药还厉害呢,慢点。”
  叶天当然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这可是提炼好的雷汞,凝结成块的雷汞看起来是有些淡黄色的结晶状物质。只不过相对来说,正常的应该是纯白的,因为里面混入了杂质,提纯的效果不太好,只能是淡黄色的颜色了,不过可能不会影响性能吧。
  “什么玩意啊?”
  “这玩意一碰就炸,不小心做多了。”
  石磊也是不敢动,至少是把子弹给收走了,这玩意不知道能不能打,但是唬人是足够的了。
  “这子弹我就都拿走了,哎,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吧。”
  城内掀起的风浪这时候正在兴头上呢,日本人虽然没有当天晚上那么疯狂了,但是对于爆炸物的追查一直没停过。好巧不巧的是,有两个交易势力在同一天进行交易,不得不说这两个势力可能是一伙的。
  大桥君追查到了两笔交易,其中一笔很轻松的被查获了,但是里面的炸药也的确是炸药,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炸药。那些全部都是黑火药做成的炸药,说白了就是一根炮仗,然后完全没有用,尽管数量够大,但是想把他们集体运到秘密的地方根本不容易。
  “哟西,原来我们上当了,他们同时进行交易,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让我们根本没办法估计到两边。那个抓回来的人招供了吗?现在只有他能给我们提供情报了,我现在要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
  此时板垣将军去了一趟监狱,因为他对于被抓的那个人很感兴趣,现在不管什么人上来就直接上大刑,不像上次的两个直接就自杀了,熬不住就自杀。前面两个还是很有骨气的,只不过这一个没有那么有骨气,
  “告诉我你的上级叫什么名?”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军统方面的一个特务,内部代号白眼狼,真实姓名,万和。我的上级他叫什么?不知道什么,不过他最后还是没有告诉我们真实姓名。”
  此时上过重刑之后,整个人身上都是大片的鲜血,胸前的肉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嘴角控制不住的流淌着自己的口水,上下两个嘴唇变得通红,还不是因为刚才那辣椒水吗?汽油和辣椒灌到肚子里本身就很难受,这些东西反复灌到肚子里,再反复吐出来,别提有多困难了,毕竟自己是人,不是一个塑料水壶。
  “你们在这里一共潜伏了多少人?”
  “具体数量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至少潜伏了有几十个人了,就我那次交易也是临时说的地点,根本不知道,除了问还能问点儿有用的吗?。”
  将军很快就离开了,并且示意狱警对这个男人好一点。万和如果听到其实的事情了泪立马就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其实从他身上开始。因为他已经受够了,从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就从来没断过。狱警叫来了医生,然后他就被送到了另一个地方,什么也不知道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