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一五九章 评审员
(爱书吧):https://m.2shu8.net/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从大学教师开始正文卷第一五九章评审员回到京城的沈光林还不知道有一场相亲在等着他。
  他还沉浸在喜悦中。
  双喜临门。
  拿下小姐姐算一喜,另外一喜就是:他又收到了一封跨国快递。
  花旗国的PRL物理期刊发给他的。
  PRL的全称是PhysicalReviewLetters(物理评论快),是世界顶尖的物理期刊。
  如果不算《自然》和《科学》,它可以说是物理界排名第一的期刊,每年有大约2700篇科学论文在《物理评论快报》发表,SCI影响因子常年徘徊在20左右,妥妥的一区杂志。
  京城大学在杂志分类的时候依照厉害程度分为4个区,最顶尖的5%为一区,6%-20%为二区,21%-50%为三区,剩下为四区。
  一区杂志是受人摩拜的。
  研究物理的能够发表在这个PRL物理期刊上,就相当于学生物的发表了《cell》,学医的发表了《柳叶刀》,学艺术的发表了《一@本道》。
  沈光林到现在为止,他也只在这个PRL上面发表了一篇物理论文,另外还有三篇论文在修改和来回解释中。
  因为,他需要向评审解释为什么是这样。
  之所以一直拖着还没发表,也是沈光林觉得他才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人。
  因此他对评审的一些意见很不满,于是经常用国际信件和评审吵架。
  评审也不服,两个人你来我往,反而把发表论文的事情耽误了。
  双盲的评审机制,搞得好像两方要约架一样。
  这次来信,也并不是他的文章终于又在PRL上面发表了,而是期刊编辑邀请他做评审,也审议一下同行的文章究竟行不行。
  这是他沈某人梦寐以求的差事!
  人家杨锐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就做期刊评审了。
  他都已经是大学教授了,才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邀请。
  现在已经是寒假了,不过还是有工作人员上班的。
  对于国际邮包,无论学校还是一些机构都是很重视的。
  基本上,每一封国际邮包他们都要进行检视,不存在私人秘密一说。
  就算是写的情书,人家也要拆开来看一看,真要有秘密话,请一定要保守住,写在信里就会被人看到的。
  自由是相对的,拆邮包的事就是老美干的也很勤快。
  从学校带着邮包回到宿舍的沈光林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才不管小姐姐李蓉已经洗完澡在等他呢,拿出论文就开始阅读。
  花旗国的老外还是会玩,这次邮寄来的是两篇论文。
  其中一篇论文一看就是国内学者写的,竟然让神光林来审阅,肯定是有某种故意的。
  不说别的,就看文章架构,翻译成中文是很顺畅的。
  但是,如果用英文去阅读的话,能读,但是很别扭。
  而且有些用语明显不太对,不是内容不对,而是间架结构不对,套话说的也不太符合行业标准。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语言特点和标准套路。
  ***上威虎山的时候都要经过“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切口对话;
  医生写病历也有一套自己的天书文字表达。
  物理学也是。
  这篇论文的作者一看就是跟同行交流的比较少,论点到是没有大问题,很扎实的半导体物理发现。
  但是语法问题和各种小瑕疵就比较多了。
  沈光林坐在书桌前认真审阅,李蓉在床上趟了好一会发现自己没有诱惑力,就又爬起来,趴在他肩膀上:“这就是PRL级别的论文吗?”
  PRL是啥她真的知道。
  因为她对沈光林足够关心,物理学界有哪些顶尖期刊李蓉都门清,而且每种期刊的影响因子是什么样的她也很清楚。
  “是的,而且还是咱们自己人写的呢。”沈光林也没瞒她,他一边感受着柔软,一边说道:“这肯定就是自己人写的,不是京城大学的就是五道口技校的,要么是中科院的,科技大学的都写不出这样的论文。”
  小姐姐也没有阻拦从腋下伸过来的禄山之爪,娇嗔的说道:“那你还不赶紧给人家过?”
  “总要给出一些中肯评价呀,不然怎么能显示出我的水平呢。”
  沈光林习惯了做喷子,查找别人的问题简直不要太简单。
  他先是粗略看了一遍,然后又精度一遍,刷刷刷刷写起评语来,竟然刹不住车了,一口气写了比论文还多的内容。
  直到李蓉耐不住了准备强行发起挑战的时候,沈光林这才给与了最终结论:建议修改。
  虽然只是小改,但是小改要点很多,原论文也只有4页纸,沈光林提出了20条修改意见。
  这已经是比大改稍微强一点点的修改了。
  如果被评审认为需要大改,很多人宁可重新写一篇论文了。
  因为有些论点能发生90度的转折这种状况都不鲜见。
  “哼,你不但挑战了我的底限,还挑战了我的底裤。”
  沈老师决定发起反击了。
  小姐姐只是在最开始的几场战役中表现不佳,动作生疏,反应迟钝,现在可就不一样了,两个人交换一个眼神,基本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回京城的这几天,沈光林和李蓉都没出门。
  两个人连福缘门那里都没去,天天没羞没臊的住在一起。
  他的实验室也不存在放假不放假这一说,同学们可以申请回家,也可以留下来继续搞研究。
  总之,留下来的人24小时有吃有喝,宿舍里还有彩色大电视电视,还回家干什么?
  因为条件优越,汤超竟然真的把曲颖给拿下了,两个人进展很快,比沈老师厉害多了。
  曲颖没回老家,一放假就搬过来住了。
  原始的本能技巧大家都懂,根本不像沈光林三过家门而不入。
  下一步,沈光林就应该分每个人一套房子了。
  当然,他们的福利其实已经很好了,沈光林作为老板,在自己决定出门旅游的时候已经交代好春节福利。
  不过,也是留下来过年的人才会有,不但有钱,而且新衣服和年货都是齐备的。
  很快,大年28都已经到了,是该回老李家一趟了。
  老李家的老二丫头不在家,老大再不回家过年有点说不过去。
  宋阿姨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到了女儿的不同,风韵和味道变了。
  以前青涩,现在成熟了。
  她把李蓉单独叫到房间里进行审问:
  “蓉蓉,你是不是跟小沈那啥了?”
  “你咋知道的?”
  “你面里带春。”
  “你才,不对,妈,你已经立秋了,是不是老李力有不逮了。”
  李蓉就是敢打敢拼的性子,她也没什么不敢说的,尤其是两个人都到了合法的结婚年龄。
  “死丫头,还敢编排你爹!你想过以后没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宋妈妈对小沈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天天听老李对他的夸奖,夫妻俩早就接受了这个女婿。
  “怎么也得等我大学毕业了吧,我们没聊这个话题。”
  “有孩子了怎么办?”
  “有了就生呗,你还不给带不成?”
  “死丫头……”
  客厅里,老李和沈光林也在聊天。
  “你提供的材料非常好用,而且作用机理也很好,中科院的高级研究员都打算开课题专门研究这一块了。”
  “随他们吧,反正论文我都拿去投稿了。”
  “不涉密吗?”
  “我又没用你们提供的经费,而且我的论文只是理论归纳,又不是具体配方。这就像我写了一篇论文,提到了质能方程,总不能把原子弹爆炸的事全放我头上吧。”
  沈光林压根不怕,他是清清白白的。
  “不说这事了,李蓉的奶奶,苏阿姨说,过年的时候要带你们去她那里一趟,她想李蓉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