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四十四回 五岳之冠②
(爱书吧):https://m.2shu8.net/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沈碧辰被晋无咎撕碎当日,父女二人回到神界,沈墨渊之妻谷令仪听闻噩耗直接晕厥过去,沈碧痕尚未缓过神来,沈墨渊又将她带入密室,将一切利害言明,自己仅剩一臂,沈碧辰丢掉性命,沈墨壤被赶出“青龙殿”,前后短短四个时辰,沈家从位极全教沦为笑柄,几辈人的心血随之化作乌有。
  晋无咎更以盘龙“无极”令十大护法俯首,强势入主“青龙殿”,看似初初继位,其地位之稳固,已远超此前历任教主总和,绝非沈家乃至神界所能撼动,遥想当初晋太极偏爱的便是莫苍维,如今晋无咎更对莫玄炎情根深种,可想而知,莫家渐盛,沈家渐衰之日已在眼前。
  沈碧痕从小娇惯,如何能从失去兄长的悲痛中走出?沈墨渊却说时间紧迫,由不得她慢慢排解,要想挽救沈家,惟有即刻振作起来,更说出一番教她欲哭无泪的话。
  沈墨渊道:“你的武功最多好过人仙二界普通弟子,在神魔二界已属下游,更望不见炎儿项背,加之全身仅有阴力,无法催动‘琅环碧玉掌’,要以最快速度止住沈家颓势,惟有借助沈家秘术。”
  沈碧痕自然问及沈家秘术情由,沈墨渊稍加解释后道:“辰儿尸骨未寒,阴气未散,我今日便教你入门之法,明日我们赶在晋无咎之前,入鬼界见辰儿最后一面,到时我会提出一家独处,支开鬼界弟子,你则躲在暗中,将辰儿全身阴气吸干。”
  沈碧痕不寒而栗,道:“将哥哥阴气吸干,哥哥会怎样?”
  沈墨渊道:“血枯肉竭,尸身成灰。”
  沈碧痕登时泉流夺眶,道:“不!不!”
  沈墨渊以仅有一掌掐住她的肩臂,哽咽道:“辰儿是爹爹的亲生骨肉,却落得个死不安宁的下场,爹爹妈妈之痛与你绝无二致,但是为了沈家,为了神界,你必须这么做,你明白么?”
  最后几字尽是哭腔挤出,话音未落老泪纵横。
  沈碧痕大脑一片空白,断线珍珠扑簌扑簌而落,连呼吸都不通畅,道:
  “爹爹,女儿答允您,从今日起一定好好修练沈家秘术,一定好好修练‘直符九天剑’,只要您告诉女儿,哪里阴气旺盛可供女儿使用,女儿就算跑断了腿也会前去,我们不要伤害哥哥好不好?哥哥是我们最亲的人啊,我们怎能糟蹋他的尸身?”
  沈墨渊道:“晋无咎爱的是炎儿而不是你,可想而知,日后也是常往魔界而不屑来我神界,明日是我们父女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与他在鬼界碰面。”
  沈碧痕道:“那又怎样?”
  沈墨渊道:“辰儿虽死,却在夏语冰体内留下一座冰山,这是天无绝人之路,你看晋无咎能为救人而不惜以卵击石,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看似渺茫的机会,明日爹爹会不露痕迹的提醒他,惟有我沈家武学能给夏语冰一线生机,爹爹要让他亲口提出,疗伤时让你从旁协助。”
  沈碧痕道:“沈家武学,真能救得了夏姐姐么?”
  沈墨渊道:“便是大罗金仙,也休想救回夏语冰的性命,但有我沈家秘术,可助她多活三倍时长,你要做的,便是每日尽情摄取,回神界后及时为己所用,外加人前竭力隐藏,如此可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提升,夏语冰只消撑过三个月,你的功力便可超越炎儿。”
  沈碧痕惊道:“我?超过玄炎?怎么可能?”
  沈墨渊道:“除非你莫师伯肯将莫家秘术传于炎儿,否则三个月后,你便能后来居上,但爹爹说的仅仅是功力,要想真正胜过炎儿,还需勤加锤炼。”
  沈碧痕道:“既然夏姐姐可助女儿修练沈家秘术,我们放过哥哥好不好?”
  沈墨渊道:“沈家秘术与莫家秘术有一个共同点,便是‘以强吸弱’四字,你若空有入门技巧,却无入门功力,夏语冰体内寒气一个控制不住喷发而出,立时便要了你的小命,为今之计,除非你有辰儿的深厚修为作为根基,方可确保万无一失,每日吸收更能增速增量。”
  沈碧痕听父亲说到这个份上,终于明白别无它法,强忍泪水,道:“晋大哥虽然不爱女儿,但女儿有十足把握,他绝不会伤害女儿。”
  随即精心设计完一段对白,想到自己对晋无咎一往情深,到头来竟要利用他对自己的友情,虽与夏语冰接触甚少,便连话都几乎没能说上一句,却发自内心不希望她有甚么三长两短,一时心若刀绞,又不得不咬牙为之。
  次日谷令仪卧病不起,沈墨渊命家仆好生照料,父女二人赶早来到鬼界棺室,沈碧痕痛不欲生,颤抖全身将沈碧辰吸成灰烬,方寸许久难平,之后听闻晋无咎之声传来,在他面前顺利演一出戏,果然仅隔一夜,晋无咎便传令沈墨渊上“青龙殿”,所为者正是疗伤。
  哪知事态发展大不尽如意料,起初十日沈碧痕自身阴力浅薄,以弱对强,难以估量冰雪凝结几尺几丈,第十一日起,始觉对方后继乏力,相互间已有棋逢对手之势,回神界后说起,沈墨渊连呼绝无可能,沈碧痕听父亲说得斩钉截铁,只道错觉所致,但此后距离预期一日远甚一日。
  第二十一日起,夏语冰身子依然虚弱,却已寒川化水,显出勃勃生机,沈墨渊但觉匪夷所思,命沈碧痕放缓汲取速度,二十日过去,沈碧痕每每念及丧兄,仍不免有阵阵抽痛,却已不如第一日般揪心,见晋无咎殚精竭力,卓凌寒无微不至,暗道:
  “哥哥之死,可说全因晋大哥与卓帮主而起,夏姐姐却是无辜的,若非哥哥亲口说出,我哪里知道他生前杀过这许多好人,做过这许多坏事?有此下场也是,也是咎由自取,晋大哥重情重义,卓帮主更非恶人,别的不说,我与他们相处一月,卓帮主恩怨分明,对我未曾有过半分为难,单是草堂寺中那一番话,又岂是恶人说得出的?我已伤心至斯,又如何忍心也教他们承受一样的痛苦?”
  一边克制对沈碧辰的愧疚之情,一边隐瞒沈墨渊,仍是不遗余力助夏语冰疗伤。
  三十日后,夏语冰从鬼门关爬回,沈墨渊更在“朝阳谷”亲见夏语冰死里逃生,他又哪能料到,是莫玄炎暗中献出“空心杨柳”所致?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沈家秘术折腾一月,竟救下仇人一条性命。
  好在沈碧痕进步神速,沈墨渊以自身阳力亲检,惊觉短短一月,她的阴气一旦转为阴力,已能胜过沈墨壤四十余年阴力总和,足见夏语冰体内寒气之盛,心酸之余,又是安慰又是兴奋,告诫几句后,命沈碧痕即日起暗中勤修苦练“直符九天剑”,力求将这一月所得融入家传剑法。
  ~~
  莫玄炎见她情绪失控,深自体谅她的无助,听她哭声凄凉,愈来愈是肝肠寸断,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将她脑袋按向自己肩头,在她背上轻拍,不出只言片语,只静静陪在身旁,容她将积攒数月之久的苦闷纵情宣泄。
  也不知过去多久,沈碧痕终于哭声消止,胸口大觉舒畅,抬起头来挣脱怀抱,悠悠转过身去,缓步走向远端,道:
  “只在半年前,我还是神界一个无所事事的少界主,虽然最后这两年中,爹爹将我关在盘龙峡谷,但那时每个人都很疼我,你回到谷中,又答允嫁给哥哥,我想到从此与你亲上加亲,夜里做梦都会笑醒,你相信我,叔叔虽成为一教之主,但我从未觉得自己高你一等。”
  她哭得太长,一边说话,一边抽噎不停。
  莫玄炎轻声道:“我自然相信,因为我与你是一样的。”
  沈碧痕道:“可是如你所言,这半年中,我忽然甚么都没了,我的亲人死的死,残的残,走的走,我虽是一界之主,却比从前孤独得多。”
  莫玄炎道:“我知道,所以今日我来看你,你会如此欢迎。”
  沈碧痕恍若不闻,道:“我既有家族重担在身,又想逃避一无所有的局面,要说还有甚么能让我感受到一丝快慰,便只沈家秘术带来的些许成就,每当发现沈家剑法在我手下又有小进,我才可以笑得出来。”
  莫玄炎听她平静说出这些,心口随之微微一疼,暗道:“碧痕总是顾念多年情分,才对无咎只字不提,我虽没有亲人留在魔界,却好歹有无咎全心全意爱我,愿意赴汤蹈火为我做任何事,我终是比她幸福太多。”
  沈碧痕转过身来,再次举起“冰夷剑”,道:“玄炎,你既渴望我对你推心置腹,我便与你再比一次。”
  莫玄炎被她寒剑相指,心头反而涌起一阵暖意,同以“衔烛剑”与之相对。
  沈碧痕道:“小心了。”右肘稍稍一屈,再伸直时,一人一剑如箭离弦,向莫玄炎直出六剑,分别为“欲界六重天”中“四大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