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354 艰辛自考人
(爱书吧):https://m.2shu8.net/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这时候迎面匆匆跑来一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郑好认出,竟然是曾经的班主任李文。
  郑好迎过去,主动打招呼:“李老师。”李文看到郑好,接着又看到胡凌风。先是一呆,继则问:“你们,你们也来这里了……”
  胡凌风走过来说:“我们报自考呢,李老师一定也是来报名的吧?”李文有些尴尬:“嗯,啊,是,可真巧……”他抬手看看手表说:“吆,太晚了,我必须先进去看看。”
  胡凌风说:“不必进去了。”李文疑惑地望向胡凌风,胡凌风说:“自考已经停考了。”李文很诧异,说:“什么”胡凌风又重复一遍:“自考已经停考了。”
  李文说:“不可能吧,这么重要考试,怎么说停就停了呢?”
  胡凌风指了指郑好他们说:“不信,你问他们。”郑好点头说:“是的,李老师,胡凌风说的没错,自考的确已经停了。”庞太水与李志国也纷纷点头。
  李文脸色变得很难看。呆立半晌没有言语。郑好走近了,问:“李老师,你没有事吧?”
  李文有些失魂落魄,他看了看郑好,深深叹口气,说:“郑好,其实你不用再叫我老师了,我早就不是你的老师了,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希望通过自考改变命运的一名普通考生。”
  郑好想说话,被胡凌风抢了,他说:“好啊,我们都是自考同道人,为追求共同理想走到一块。”
  郑好接话说:“是啊,我们现在成了同一个战壕战友。不过,人家说,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无论怎样,我始终把你当成老师的。李老师,这里不是说话地方,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吧!”
  李文尚还犹豫。庞太水过来拉了他说:“走,李老师,我们一起去吃饭!”李文说:“那好吧。”
  五人找了一家路边摊,要了些毛豆,花生等几样小菜,然后每人数杯扎啤。几个人边喝边聊。
  酒喝的多了,话也就多了。李志国说:“自考说停就停,形同儿戏,那些制定重大政策的人,不知道他们一句话,要改变多少人的命运与生活”。
  李文深有感触说:“谁说不是呢。”胡凌风问:“老师,现在还教学吗?”李文酒量不高,两杯扎啤下肚,面色就红润起来。
  他说:“哎,不瞒你们了,被学校炒鱿鱼后,我……”
  郑好插嘴说:“老师及时离开学校是正确的选择。你走后没有多久,学校就垮了。”
  李文说:“校长任人唯亲,一心捞钱,根本不管教学质量,想来垮掉也是必然的。”胡凌风追问:“老师现在哪里高就”
  李文苦笑,现在一家社区干公共卫生。因为没有学历,和刚入职的小孩们一个价。本打算努力拼搏,把中医自考考出来,而后考出医师资格证,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哪知道现在自学考试停了。所有的一切努力,所有的希望都化成了泡影。”
  说到此处,李文十分沮丧,他说:“在中国,你如果大学没有考上,以后无论怎样努力,怎样奋斗,其实都没有用。一步错了步步都错,一招输了,全盘皆输。”
  说罢,李文拿起扎啤咕咚咚喝下,随啤酒下肚的还有苦涩与心酸。以及对未来生活的绝望。喝的太急,连连呛咳,鼻涕泪水都下来了。
  郑好拿出一张纸递过去。李文抹去脸上泪水,说:“对不起,我失态了。”
  胡凌风端起酒,说:“李老师,今天你让我们看到了你的真性情。来,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干一杯。”
  几个人一起举起杯子。觥筹交错间,再次谈起各自心酸。
  李志国说:“当初对自己考取的大学不满意。所以选择自考来证明自己的清高,不随波逐流。现在看来真的没有必要,别人谈恋爱,你也谈,你不谈,你因为可以通过自考证明自己的不凡,现在看来就是个傻帽。毕业了,人家至少还有个女朋友。你有什么,自考停了,你曾经的付出,其实换来的只是一无所有。”
  胡凌风说:“我本来打算进医院的,看来希望渺茫了。郑好,我们这辈子行医恐怕是不可能了。”
  郑好心事重重,他说:“明天我们一定要努力争取。即便有一点点希望,也绝不能放弃。”
  李文说:“为什么取消自考,你们有谁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庞太水说:“肯定是自考不好赚钱或赚的钱不多,如果自考能带来暴利,谁取消得了。”
  胡凌风说:“自考生没有母校。一个学生没有母校在背后撑腰,就像二战前的犹太人没有自己的国家。人家还不想拿着你怎样就怎样。”李志国说:“有道理。”
  胡凌风继续说:“国人只关心主流,追赶主流,并对非主流缺少宽容、耐心和理解。在受教育方式这种问题上,更是如此。我们自考生每一次考试,都要靠自己更多的努力。我们的每一个缺点,都会被放大成整个自考人群体的缺点。”
  庞太水说:“胡凌风说的对,我再补充一条,自考没有同学,大部分自考人之间没有联系沟通的渠道,彼此是孤立的存在,因此很多对自考的歧视言论、行为,甚至决策,面临的阻力、反弹都很小。这不像一些高校的全日制大学生,遇到什么不公平,都可以马上凝成一股力量,给予强力反弹,大的事件,各个高校还可以相互呼应,互为支援。自考人虽然数量多,但却是一盘散沙。”
  胡凌风说:“大专生、三本、四本的全日制大学生,就算是游手好闲混日子出来的,好歹也算是正规军,比我们这些自考的游击队、土八路强。像李治国这样考上正规学校,自觉混日子不好,又参加自考提高自身素质的大学生,那是少之又少了。”
  李治国对胡凌风抱拳拱手说:“多谢夸奖。”两人互相敬酒颇有惺惺相惜之意。
  郑好说:“我们当初因各种原因没能抓住机会,考上大学,而是选择了自考,其实也是一种无奈选择。自考所面临的学习条件是苛刻的,几乎没有可利用的学习资源,所以更需努力,用顽强的毅力和强大的学习欲望与千锤百炼的自学能力,去战胜自己,去攀上知识的高峰。”
  众人点头,自考的确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而且是一条坎坷不平的路。倘若有机会再次选择,谁还会再去选择自考呢。
  这其中的艰难,不是亲历者,是不会有切身体会的。但是现在,就这条崎岖不平的路也断了。
  几个人长吁短叹。吃罢饭,相约第二天的见面的地址与时间,而后散去。
  市中大礼堂在清水的市中心。是清水的重要会议场所。五个人八点钟来到市中大礼堂。但却被保安拒之门外,因为他们不能出具邀请函。
  这可怎么办,进不去大礼堂如何见到专家,见不到专家如何把这些签字及其对专家的建议反映上去。
  会议要在九点举行,太阳越升越高。参加会议的人也大部分都已经进去。郑好突然看见几个戴着红帽子,拿着标语的年轻人有说有笑的走过来。
  他们帽子上面写着自愿者。郑好注意到,几个人走到门口时候,几个保安只是象征性的问了问,然后就被放了进去。
  看到这里,郑好灵机一动。他去附近商店买了两提矿泉水。胡凌风看郑好手里提的矿泉水,不明所以:“哎呀,搞这么多矿泉水有什么用呢?”
  郑好说:“进会场啊。”胡凌风说:“矿泉水又不是门票。”郑好说:“我就要把矿泉水变成门票。”
  李文有些惊奇地望着郑好:“这,这可以吗?”郑好把藏在包里的标语取出来,拿在手中,说:“李老师,放心好了,绝对没问题。”
  胡凌风问:“怎么进会场?”郑好拿着标语,满是自信地说:“你拿好矿泉水跟着我就可以了。”
  李志国满是狐疑说:“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标语被保安发现,我们不光进不去,还要被没收的!”
  尽管不相信,可是看到庞太水与胡凌风跟着走了,他也提起矿泉水跟了过去。李文也半信半疑跟了过去。
  “唉唉,你们几个怎么又来了,刚才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没有票不能进。”保安再次把他们拦住。
  庞太水变了脸色,悄声问:“这该怎么办?”郑好不动声色,主动迎过去说:“哦,我们是自愿者。”说罢扬了扬手中标语。
  保安有些狐疑地说:“那,你们的帽子?”郑好说:“哦,帽子忘带了,不过他们已经回去拿了,相信不久就会送过来。”
  郑好说罢,摆摆手说:“保安大哥挺辛苦,这么热的天还要坚持工作,实在是精神可嘉啊。胡凌风,给保安大哥每人一瓶矿泉水。”胡凌风明白了,爽快说:“好的。”每个保安发了一瓶矿泉水。
  而后,五人在保安的目送下一起走进会场。
  李志国长长舒口气,说:“这,这也太冒险了。”庞太水拍拍李志国肩膀说:“这算什么啊,跟着我们的郑好同学,每天都有奇迹发生呢,我要告诉你他在卫校曾经的经历,你一定会感觉,比看电影还要刺激呢!”
  李志国说:“是吗,这件事情结束,回去你给我讲一讲。”胡凌风插嘴说:“你要听郑好的故事,我最有发言权。”回去我给你们讲。
  李文说:“是啊,回想学校曾经发生的事情,现在想来都是那么奇幻。”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